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伪LOLI的衰老过程

天剑·琳のBLOG

 
 
 

日志

 
 
关于我

QQ:709318539 = = 恩,差点很豪迈地把手机号也一并公布上来……

网易考拉推荐

= = 以下内容纯属花痴,闲人勿入  

2007-09-16 02:0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竟然就这么出现了。


舞台被COS成酒吧的样子,灯光偏暗。一男一女坐在台上伪装酒吧里买着醉的听众。一切都不能算是成功的不布置。然而这没关系。
因为你出现了。你唱着《有没有人告诉你》,出现了。
我已经不记得我当时都做了什么了。奋力地尖叫?或者拼命地挥舞着双手?也许吧。真的完全不记得了,身体已经完全不听控制了。大脑完全不控制身体的动作……
它已经没有余力去控制或者记忆我自己的状态了。

然而你看不到,也听不到。
又怎样呢。如果我知道你听不到就能够阻止自己大喊着“楚生!楚生!”吓到身后坐着的那一大群芋头,如果我知道你看不到就能够阻止自己努力朝舞台方向挥舞荧光棒的愚蠢动作,如果我知道你根本不认得我就能够阻止自己喜欢你阻止自己听你的歌……那我将会是谁,将会生存在哪一个陌生而死寂的空间?
天剑·琳,护楚一生。上海,沪楚一生。

你笑得淡定从容。很高兴的样子。

然后,所有人都没想到,你第二段竟然抢了拍。是监听的问题亦或是紧张,一切都不重要。它反而像个纪念。留给你,也留给我们的纪念。

它让你记得上海。我相信,按你的性格,它一定会让你记得上海。

所以,真好。虽然这么说很自私,但是……

真好。

和乐队配合,立刻顺利地掩饰掉失误——这是你几年的打拼留给你的礼物。它让你忍受了多少痛苦,经历了多少不顺。它们是怎样使你变得如是淡定而平和,低调而温柔……

 

我竟然发现我哭了。没原由地就这么哭了。

我在一片模糊中听见你说——上海。你的语调,你的语速,你的语气,你的声音,还有声波传散开时,夹杂着的你的温度。它们有着凤凰花淡淡的香。那是你的味道。

你笑,停顿一下等待台下面的尖叫终止。你说,上海。你说,7年前。你说,现在。你说,不曾改变。你说,你还是原来的你。

吉他和弦,时间静止。我想2000年的我11岁,穿了小学校服每天很骄傲地坚持要自己上学,念着浅薄的书。那时候你在这个我最爱的城市的街头,抬头看每幢高楼,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那时侯的上海,对你来说是怎样?那是你有没有曾从上海大舞台边走过——哦,它那时还是万体馆吧。

那时你还不是我们的公子。那时的你是父母的里里。里里独自闯上海,一切如此陌生。

你喜欢上海么?虽然2000年时你其实没有在这里逗留太久 。

你喜欢上海么?2007年的上海,有没有让你感动?

《原来的我》,淡然。像你的气质,在9月8号的上海漫开了去,落在所有爱你的人心里。你还是原来的你。不管你是不是原来的你。只要你是陈楚生,那个淡定从容爱着音乐的陈楚生,那个占据了我整个夏天的记忆的陈楚生……

 

同来的明白不断地拍我的背,我大概是哭得吓到她了。

究竟在哭什么呢。你明明还离我这么远。估计甚至有一百米的距离。你明明看不到我。。。。。幸好你看不到我——我想按你的性格,一定不喜欢看个演唱会都哭得几乎倒掉的疯女人。

台下究竟有多少像我这般发疯的女人?我看不到。

我只看见你。甚至连你身边的小胖也看不到。我只看到你,甚至在小胖讲话时,我也只看得到你转头看他并一贯地温和微笑着,眼神认真,笑里有浓浓的暖。小胖说很荣幸,小胖说“楚生”“十三强”,小胖很可爱。

然而我只看见你。

我只看见你。我要记得你。记得你远远的人影,记得你那天设计别致(造型师我爱你~)的上衣,记得你笑起来淡淡的浓浓的暖,记得你弹着吉他唱着歌。记得你在上海。

我爱的上海。我爱的声音。

我爱的……

 

然后你说你比赛时唱过小胖的歌,你又笑。我几乎惊恐地看了看身边的明白,她笑笑对我说“你圆满了”。我听到你说,今天唱完整版。于是我想我真的圆满了。

你的《坦白》,你曾经让我掉了泪的《坦白》。我定定地站着,就那样站着不动了,动不了了。就那样看你。我要记得你,用尽一切记得你。

你唱一段,小胖接第二段,吉他声和谐。你结尾,高音不似比赛时那么不顾一切的奋劲,却也依旧华丽。最后一个音终止时,我觉得我大概把所有力气都花在了一个情不自禁歇斯底里的尖叫中了。脱力。

 

你随后又笑。你说“还想再听么?”,语气平静,带着笑意,然后台下分贝惊人地回应。记得那天你问的最多的也便是这句话,问完之后停顿,然后带了点腼腆地笑。就像平时我印象中一贯的那个你。

却也不像。

好真。

 

《旋木》时我真的已经恍惚了,现在我只记得你当时的声音,其他的一切都变得空白一片。我怀疑那时的我根本就是疯了。大概,真的疯了。

怎么能不疯呢……

 

尖叫声不断。你说,接下来我要请出三位公子。你又笑,那种讲完冷笑话之后的笑。失败的客串主持。你说高音小王子,RNB小王子,情歌小王子,于是他们出场,于是尖叫一片,于是合唱。

我真的很喜欢《霍元甲》,ALLEN踩音响唱RAP时自信闪耀的表情,晨晨京腔亮堂堂地震住场,张杰仿乐器声惟妙惟肖。你和你的吉他。你和你的吉他啊……你和你的吉他在一起时,什么样的言语能够形容呢?什么样的文字可以诠释呢?

于是我只能记得你。只能在心里记得你。

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我会想起这个灿烂的夜,你,你们,在这个我唯爱城市。我会记得那个貌似相当愚蠢的“城市之星”投票,记得结果出来时,原本号称完全不在意结果的我止不住的尖叫。

记得有你的上海。记得在上海的你。

 

我记得你。

我等待某个明媚的晴天,太阳晒过我的书桌。我可以把记忆拿出来晾晾晒晒,念那些都属于你的名字:楚生,公子,小弟,里里。

那是天剑·琳2007年的夏天。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