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伪LOLI的衰老过程

天剑·琳のBLOG

 
 
 

日志

 
 
关于我

QQ:709318539 = = 恩,差点很豪迈地把手机号也一并公布上来……

网易考拉推荐

年华·刻印(看《年华》后的乱谈)  

2007-02-12 14:59:56|  分类: essa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华·刻印
        ——落落的《年华》,我的无效信
伸出手摊开手掌,每个人都熟识于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但是要记述下来,却是很麻烦的。
我们热忠于描述的,是手怎样经历了各种困难与奇遇后终于摊开了掌心。而落落,知道实质,她不去费力为那么简单的动作寻找那么多理由和传说,她只是用心地刻画出手从握拳到摊掌的整个过程——手的每一条纹路的变化,每一根手骨的走向,每一滴血液的流动,都被她看在眼里。只是用自己的爱意描绘自己见到的美丽,记下这个简单的过程。
只是这样平凡,却显出了华丽。
没有人学得来,没有人学得像的华丽。
当然,我要说的并不是摊掌的过程,我没有这种华丽的能力——我记述的故事,往往是那么幼稚可笑的。
扯得太远了,还是说回《年华是无效信》。
像郭敬明说的那样,没有反派的小说。没有反派意味着没有所谓的“对与错”。一切感悟、快乐与眼泪,都可以是我们的二次创作。
本来就不该有所谓的反派,尤其是第三人称式的小说。所谓的是非,是每个人都有的不同标准,每个人以自己的是非观行使着自己的命运,有什么对错?
有什么正派反派?
“华丽”的代名词便是“标新立异”。《年华》并没有往极端的架空路线前进,当然也不会俗为言情——我喜欢了3年的落落是很有品位的,我执着的这么认为。所谓的“新”,在落落笔下化为了天天在身边的平凡,平凡自然到了你认知的极限。简单的说,便是容易被忽视的美丽。因为容易被忽视,所以异常的鲜明;因为平凡的美丽,所以有风浪时能够震撼人心。
“每一条纹路的变化,每一根手骨的走向,每一滴血液的流动……”
落落的细致,又怎是我这么个庸人可以形容的?
又怎是一个没有看过《年华》的人能够想象的?
回到书中的人物。
宁遥是……怎么说呢?
很平凡的女孩子。却又十分不平凡。因为王子扬而变的不平凡。。不甘于生活在他人的阴影之中,却又逃不出去,随即开始觉得不满甚至愤怒。就如同被荆棘缚住了一般,明明难受得想哭,却又无法动弹,一个细小的反抗就可能使自己被扎出血来,伤痕累累。
但是,总不能这样被困住吧?
久而久之,开始不记后果了。即使遍体鳞伤也要反抗。不是想离开这些荆棘,只是想让自己得到一些安慰而已。
但是,没有想到后果是那么惨重,不知不觉就陷入了一个怪圈。不满,然后反抗。不满,再反抗。不满,尖刻的反抗。不满,不顾一切的反抗……
说到底,这也只是一个平凡女孩的平凡生活。女生和女生间,就是这般不可思议。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真正在想什么,正在干什么……
从来不认为宁遥有错——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王子扬有错。
王子扬并没有做错什么。
她以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善待自己的朋友,她阳光她开朗她受欢迎,她是优等生。她喜欢优越感——我们之中,又有谁不喜欢呢?
一点点的容忍和许多的虚荣,一点点的高高在上和许多的平易近人。这就是上海、就是王子扬。
如何去改变一方水土?
不可能。
因为那是上海,那是王子扬。
所以完美的陈谧优雅的微笑着,喜欢上了上海和上海的王子扬。
然而我总以为萧逸骐更为亲切。当他大大咧咧地对每个人好,当他和宁遥拌嘴时,当他偶尔变的温柔时……那是一种道不明的美好。
……
这一串省略号并不是因为记不得其他的美好了,而是怕自己就此止不了的快乐与寄愿全化为了笔墨。
其实又怎么可能呢?
年华成为一个鲜明的刻印烙在了我的脑海,每一段每一节每一句每一字。不仅仅是那无效信的淡淡悲哀和唯美,更是落落可爱的笔触。
落落挑了最平淡的故事来编绘世界。
那个世界给了我最不平淡的震撼。

最华丽的刻印……

以上,便是我的无效信。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